1. <tr id='gcvh6'><strong id='gcvh6'></strong><small id='gcvh6'></small><button id='gcvh6'></button><li id='gcvh6'><noscript id='gcvh6'><big id='gcvh6'></big><dt id='gcvh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cvh6'><table id='gcvh6'><blockquote id='gcvh6'><tbody id='gcvh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cvh6'></u><kbd id='gcvh6'><kbd id='gcvh6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gcvh6'><strong id='gcvh6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ins id='gcvh6'></ins><span id='gcvh6'></span>

    <i id='gcvh6'><div id='gcvh6'><ins id='gcvh6'></ins></div></i>

  2. <i id='gcvh6'></i>

      1. <fieldset id='gcvh6'></fieldset>
        <dl id='gcvh6'></dl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gcvh6'><em id='gcvh6'></em><td id='gcvh6'><div id='gcvh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cvh6'><big id='gcvh6'><big id='gcvh6'></big><legend id='gcvh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2. 退役女星組團當網紅,到底有多賺錢?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5

          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          那天我和朋友討論,是不是現在當明星都不賺錢瞭,有上閑魚賣閑置的,有入駐淘寶開網店的,也有投資做品牌的,或者當美妝博主開始帶貨的。

          當中最賺錢的,就是做美妝品牌吧,比如近日有消息說Hailey Bieber剛註冊瞭“Bieber Beauty”的商標,打算進軍美妝品牌領域。

          A妹Ariana Grande前陣子也剛申請瞭“Ariana Grande Thank U, Next”商標,可能做個護品牌。

          前腳Lady Gaga彩妝品牌悄然上線,業內也有卡戴珊、Kylie Jenner和范爺營業成功的案例……

          最怕女明星說要做美妝

          關於口紅、彩妝消費的文章我們之前寫過,物質至上的年代,每個人都能從一支新入的口紅上找到一點心靈慰藉。

          對品牌來說,如何在200多個競品中脫穎而出,再擠掉新晉的100個淘品牌,在美妝市場分一杯羹,是迫切的剛需。

          最開始是節日限定,比如春季蜜桃、櫻花限定,聖誕禮盒;後來還有特定國傢限定,對於中國這樣的消費大國,中國限定也開始成瞭跪舔我們的大招。

          對女明星來說,無論是過氣瞭想在新的領土占領高地,還是當紅野心大,想包攬每個時髦女生從頭到腳,彩妝都是首選的。

          不一定每個女星都會成立品牌,但很多都出過個人香水,比如Taylor Swift、Katy Perry、Lady Gaga、Ariana Grande……

          美妝領域消費火得讓人眼紅,連女明星都開始涉足,最近JB老婆Hailey Bieber就剛註冊瞭“Bieber Beauty”的商標,打算發展美妝品牌。

          Ariana Grande就申請瞭個人專輯同名商標“Ariana Grande Thank U, Next”,打算營業的可能是個護品牌,做沐浴露、身體乳,再發展到護膚品,接著彩妝。

          其實A妹之前就出過5款香水瞭,有甜膩少女氣的,中性的,清爽的,甚至還開瞭限定包裝款。

          而我的本命鱉Lady Gaga,早前就有消息說要做彩妝品牌,今年一開始,官網就悄咪咪地上線瞭。

          品牌叫Haus Beauty,先是拿到瞭矽谷風投公司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的投資,然後又註冊瞭商標,在Instagram帶標簽悄咪咪地預告,現在又悄咪咪地開瞭官網。

          雖然還沒正式上架產品,但誰說不是第二個Fenty Beauty呢。

          勞模Rihanna的Fenty Beauty就更不用說瞭,Instagram網紅品牌之一,粉底色號多到可以覆蓋全人種,每出一款高光,就有人搶破頭,連中國代購那都漲價。

          這個新年也像模像樣地出瞭新年限定、聖誕限定,是目前做得最有大牌陣勢的明星品牌。

          卡戴珊傢的孩子也一向會撈錢,Kylie Jenner的Kylie cosmetics,也是第一批網紅明星品牌。

          卡戴珊大姐就把自己的人設玩得很溜,身材倒模的香水,全裸色的品牌格調,那時候剛出新品,整個油管都在測評KKW產品。

          歐美女星們,是真的很會把人設和品牌結合,對粉絲市場和受眾也瞭如指掌,基本這幾個火的牌子,沒有人說互相抄襲或模仿的。

          我們中國這邊就比較會打中庸牌,賺錢為主,護膚領域先入,即使是微商。

          之前張庭的品牌TST,還上瞭上海青浦區百強優秀企業榜單,納稅21億也上瞭微博頭條。

          即使你我都嫌棄它是微商產品,甚至有人曝過爛臉事件,但做護膚品,就能穩打穩紮地賺錢。

          同樣微商發傢的還有女總裁李小璐,合夥跟姐妹創立瞭法國夢泉這個牌子,從香氛、護膚、彩妝到首飾,定位中高端。

          雖然沒有大火,但也在三四線城市會所裡騙走多少師奶的錢,做得風生水起。

          同樣微商感的品牌名,鐵打的代理姐妹團,流水線的面膜的,還有張馨予的Miss Zhang。

          這些微商發傢的明星品牌,即使在技術、質量、科研都拼不過國際大牌,專門發展下線做代理,同樣能騙走千萬無辜少女和閑情貴婦。

          總之,賺錢,就夠瞭。

          唯一走高精尖科技領域的,是范冰冰,之前入駐小紅書那段時期,都在為打入美妝市場做鋪墊。

          在國內還沒有成熟美容儀品牌時就瞄準瞭這塊空地,即使儀器是種玄學,但Refa和Nuface照樣能賣斷貨啊。

          明星做美妝,也不止有發展品牌這條路,即使單靠內容和明星效應,也能穩賺。

          林允就是最早一批入駐小紅書當美妝博主的,私底下親民又有傻氣的性格,相比大屏幕上的形象,是更有觀眾緣的。

          接地氣,又有明星效應加持,完全就是對美妝KOL的降維打臉。

          整個小紅書,目前接推廣最多的女星,就她瞭。

          後來還有吳昕、戚薇、張嘉倪、徐璐、張韶涵、秦嵐、鐘楚曦……

          也在工作之餘種種菜,接接軟廣。

          光是短期變現,一個廣告,說不定還比一部爛片的片酬還高。

          前陣子還曝出破產姐妹的Max也下海營業瞭,性感、毒舌又自黑的風格,怎麼看都讓人種草,估計廣告也很快就有。

          當明星,現在已經不賺錢瞭

          當演員、明星真的很賺錢嗎?


          當頂級流量明星和一線影星的話,確實很多金。

          中國小鮮肉和小小花的電視劇片酬,據圈內人爆料,從幾十萬到幾百萬,對於周迅、章子怡這種頂級影星,片酬還可能直接上億。

          接代言也是從幾十萬到幾百萬不等,錦鯉代言人楊超越,現在就自稱不差錢,去年在節目裡直言要在上海買房,自己已經不差錢瞭。

          之前圈內有粉絲曝料為她哭慘,說2個月的片酬200萬,心疼自己傢的妹妹,其實並沒有很賺錢。

          但即使三七分,到手也有60萬,平價月收入30萬,這是企業高層看瞭都眼紅的數字。

          但不是每個明星都能一直火,即使你是鮮肉,也會被更多的鮮肉前赴後繼地追趕,連鹿晗現在都被00後稱“不火瞭的老鮮肉”。

          焦俊艷上《我傢那閨女》,就用自嘲的方式講出過氣演員的心酸,連出席發佈會的大合照都沒有你。

          娛樂圈基數最大的,還是金字塔底層的18線明星,可能有幸出演熱播電視劇裡面的女N號或丫鬟,但1年接不到幾個通告,長期在迷茫、抑鬱的狀態下生存,這也是為什麼演藝圈是抑鬱癥的事故高發地。

          北上廣再繁華,也有貧民窟和城中村。更多的18線甚至36線明星,到底有多窮我們都不知道,因為他們在行業的狀態更接近“查無此人”。

          相比之下,當紅人、當KOL是能快速變現的路線。

          明星之所以是明星,在於他們頭上的光環,令人向往而可望不可近。而博主、達人的出現,他們身上的光鮮靚麗,是降階的,既能滿足我們逃離貧苦生活的幻象,又有接地氣的可愛。

          已經有太多成功的美妝博主瞭,當年油管第一批美妝博主Michelle Phan ,最開始是拍視頻教化妝,後來火瞭之後接商業合作,但在2017年的時候離開油管內容,轉戰幕後開創自己的美妝品牌em。

          後來還成為蘭蔻的全球網紅代言人,在2017年登上瞭《福佈斯》雜志的「30歲以下的30位精英榜」,年僅27歲就擁有4傢公司,1.5億美元財富。

          Michelle Phan算是第一個有前瞻性地開創品牌的博主,隨後的是Pony,從網紅化妝師到美妝博主,再開創瞭自主品牌Pony Effect。

          Pony也是第一個把自己打設成國際化IP的美妝博主,現在在全網都有自己的賬號,還在中國簽下合約,各種推廣、合作應接不暇,美妝品牌之後,還擁有自己賣首飾的淘寶店,開始走上女企業傢的路線。

          同樣做品牌的還有HUDA,美妝博主起傢,平均一條視頻12萬塊,品牌價值超過10億美元,還上過時尚雜志封面:

          油管美妝一姐Jefree Star,她的視頻裡,數不清有多少個都在炫富的,靠毒舌、博眼球的內容和吸睛的外表、性取向坐上美妝KOL頭把交椅,大把品牌找她合作,甚至產品被吐槽都願意,隻求被翻牌。

          擁有3棟豪宅,4部收藏級豪車(可能明天睡醒她又多買瞭一部

          ),傢裡還有個房間專門收集那些被穿過的衣服包包,Gucci按斤算,LV隨便剪,大牌也隨便懟。

          光是自傢美妝產業,一年就能收入1.5億美元。

          而國內的Benny,之前就大方透露自己早已月薪20萬,開創瞭自己的彩妝品牌,以後可能退居幕後悶聲發財。

          沒有品牌,隻靠內容帶貨的李佳琦,靠他優秀的小哥哥臉,主播般的控場能力和電視購物廣告的洗腦帶貨能力,現在在抖音也是坐擁2000萬粉絲,年入千萬的國民級KOL瞭。

          我們都需要消費口紅

          因為我們迷茫

          之前看過刀姐的一篇文章,講的是中外美妝博主發展路線、商業模式對比,國外的美妝內容更傾向於創造性內容和個性,國內的更傾向於低階的種草、護膚。

          相比眼妝、修容,護膚幹貨,口紅是更低階的內。

          從去年開始,大傢都在說美妝網紅經濟已經走到紅海瞭,紅利也在消退,但每年,好像都有很多新的KOL、新的品牌火起來。

          雖然大多數不離種草、護膚這類容易科普的內容,但當全網內容都開始同質化,我們會被沉浸在無數低質、無效、甚至錯誤的知識,低質內容變得廉價,所以我們需要更精致深耕的美妝內容。

          鄭一佳在一篇意見領袖洞察文章中講到,通過開箱、試用試穿、評測、推薦在種草的,屬於低階的意見領袖,抖音、小紅書等那些分享、種草的女星和網紅都屬於這一層。

          而通過專業知識積累廣泛的影響力和可信度,做出優質內容,甚至推出美妝品牌的,屬於中階意見領袖。而高階的意見領袖,是可以輸出自己的價值觀,通過內容去改寫他人三觀的。

          圖片來源:劉筱bamboo

          無論是明星還是素人,如果你想跑得很快,做低階的意見領袖就夠瞭,但如果你想走得很遠,要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和人格背書,輸出你有影響力的三觀,去影響外界。

          我記得一個朋友說,要愛惜羽毛,一個美妝達人,保持火5年,連李佳琦都不敢確定。

          你可能會火10年,可能70歲還是時尚達人,但前提都是,你瞭解這個市場,並且你有足夠的人格魅力,你所說的每一句話,都可以影響、塑造一個群體的三觀,即使最開始隻是10個人,50個人。

          但一個好的美妝品牌,可以留存50年甚至100年。

          之前普華永道做過一個報告,2017年全球美妝行業銷售額是4120億歐元,從2012年至2017年的年復合增長率是3.9%。預測未來美妝行業會進一步增長,年復合增長率將達5%,到2021年時年銷售額也將超過5000億歐元。

          中國現在,雖然有瑪麗黛佳、卡姿蘭、完美日記,但沒有一個像雅詩蘭黛、香奈兒、Tom Ford這樣的國際大牌,能經歷時間的檢驗和淘汰生存下來的品牌,但我們的消費欲望從來都沒有消退過。

          現在的中國是消費階段的中國。

          40年代的時候,百雀羚、大寶所代表的是極度初階,中國女生開始拋棄素面朝天,終於有瞭向往美的啟蒙意識;

          90年代,是被國際大牌集體進軍占領的時期,我們開始接觸到,在大寶和百雀羚之外,還存在一種更體面的精致;

          2010年開始,才有瞭國民新品牌、淘品牌,從三四線的小城市深耕做起,也依托新生的傳播渠道,變成我們熟知的國牌。

          2017年的大數據顯示,化妝品市場規模達到3,616 億元,同比增速達到9.6% 。我們都需要消費美妝,因為我們迷茫。

          經濟學上有個「口紅效應」,在泡沫經濟或者大蕭條時期,口紅的銷量反而劇增,比如911時間之後,美國GDP狂跌,而以口紅為代表的美妝產品銷量直接翻倍。

          這兩年大傢都說資本寒冬、大環境不好,反而像李佳琦這樣的美妝意見領袖,隨口一句OMG,就讓櫃臺少瞭5000萬支口紅。

          自帶上流階層標簽的包包是一種高門檻的奢侈品,隻有口紅這樣的美妝品是最廉價的入門奢侈品,即使一支蘿卜丁、Tom Ford,三位數就有剩餘,最大化地滿足瞭大傢無處安放的購物欲。

          越是急躁、迷茫的時期,低階又不那麼實用的美妝品越成瞭支撐我們生活下去的安慰劑。

          你可以買不起北上廣CBD的一個平米、珍稀皮質的愛馬仕,但卻能在賣力當社畜之後,把自己打扮成一副精致的樣子,用一支口紅挽救精致窮女孩的尊嚴。

          隻要未來中國不出一個YSL、香奈兒,我們就有理由把美妝事業發展下去,因為真的太需要瞭。

          文字:林三好